但见他拿出了本书来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04 22:23
修真者们的传说“所谓的‘修真’呢,就是提升自我的能力,得到更高的生命境界。”盘坐在地的老者,对着站在他前方的悉业这么解释着。这次他来到的世界相当的广大,而且到处充满了奇人异士。当悉业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就立即见到了一群人在空中飞来飞去,有的人单凭着风,有人踩了把剑,每个人都像是当这能力习以为常般,丝毫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可言。而在这世界的商店中,陈列了许许多多的宝物仙丹与秘笈,据说这里的人,只要把那些宝物使用到一种称之为“元神合一”的境界时,就可以产生莫大的威力,而且收纳自如,就像是“业”一般。至于仙丹就更神奇了,据说一旦吃了之后,力量就会大大提升,得到更神奇的力量,比如“身体变橡胶”、“可以长出很多手”之类的神奇能力,但也因此,仙丹的价值都异常的高。秘笈则像是“教科书”般的事物,依照内容的方式修练,也会使得能力大大提升。而在这个世界中,他们把这些奇人称之为“修真者”,坐在悉业面前的老者,也是所谓的“修真者”之一。悉业对这个世界的初步了解,都是眼前这位老者所说的。“修真的好处很多,不仅可以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做到平常人无法达到的事情,还可以强身健体,甚至练到后来,元神重练成了肉身,不仅可以变成任何模样,更可以永生不死,水火不侵。”老者一个劲的向悉业解释修真的好处。“(上略一万余字)……所以说,修真的确行!修真的确神!小子,你没有兴趣学啊?”听到这话,悉业只是苦笑不答。老者眼见悉业不为所动,稍稍叹了口气,接着自怀中取出一个小葫芦来。只见老者手持葫芦,仿佛灌注力量进去,不多时,葫芦中喷出一道金色的火焰来。那火焰高达百呎,直直的冲入天际,随即炸散开来,化作了不可思议的光芒。“怎么样?这只是修真后的基础能力之一喔。”“嗯,很厉害啊。”悉业微笑着,依旧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。一见如此,老者于是加重语气说道:“你有道灵光从天灵盖喷出来,你知道吗?年纪轻轻,就有一身横练的筋骨,简直是百年一见的修真奇才,如果有一天让你打通任督二脉,那还不飞天啦!正所谓‘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?’警恶惩奸,维护世界和平这任务,就交给你了?这本如‘超究武神霸功’的秘笈,是无价之宝,你我有缘,就收你十块,传授给你吧。”“不用麻烦了,我已经打扰你很久了,谢谢。”说罢,悉业准备离去。“这地方真是奇怪,怎么走两步就有人说你是奇才,要传给你千年功力啊?”“谁晓得,搞不好是这儿的习俗也说不定。”说着,悉业正当要离开,身后的老者突然说道:“小兄弟,既然你我无缘,那我也就不勉强了,想来你大概是觉得我的修真功力,还不配当你的老师吧。”听到这句话,悉业苦笑不答。“也罢,或许确实是如此吧,但你可别以为修真者的境界就只是如此,如果你找到了传说中的《般若心经》,届时你就理解我说的话了。”“《般若心经》……那是什么?”“一部我们修真者梦寐以求的经典,传说修成之人可以不生不灭,永远脱离痛苦,达到永恒的乐园。”听到老者这么说,悉业的神情微微一动。“往西边走吧,传说就在那儿,虽然大家都苦寻不着,但或许……你是那个有缘人,也未必可知。”语罢,老者如烟雾般消失了,但这不令人惊讶,因为这世界很多人都是这么移动。魉魍沙漠要前方西方取经的路上,理所当然的必须经过一片沙漠。“沙漠不大,一天之内应该可以穿过。”黑色回忆从空中侦查完之后,下来这么说着。听到了这话后,悉业点了点头,开始向前准备横越。“你真的相信那个放烟火的老头子说的话吗?”“不知道,可是……是可以试试看。”说罢,悉业走入了沙漠之中。悉业在沙漠中行走的速度就跟平时一样,不快也不慢,但是实际上,在沙漠中行走能以正常速度,已经是很惊人了。走了约莫一两个钟头,悉业前方出现了一片小小的绿洲来。“明明只是个小水池,但现在看到就像是看到大海呢。”黑色回忆有些感动地说着,虽然没有渴的感觉,但总是看到一片的沙漠,还是挺令人绝望的吧。打算在这儿休息一下,并且装些水的悉业,于是走入了绿洲之中。但才刚踏入绿洲之中,却听见巨石后方的水池中,传来了奇妙的动人歌声……往前走出几步,悉业抬头望去,却见一个女孩,正在水池中洗澡,并唱着不知名的曲调。女孩年纪约有二十出头,与悉业相仿,外貌明艳动人,双眼极为有神,一头深黑色的长发除了颜色之外仿佛与水无异,皮肤异常白皙,身材玲珑有致,充满了媚惑之力。“……伤脑筋。”悉业苦笑着,随即拿起了手中用来装水的皮袋子来,准备装水。而在这时,女性缓缓转过身来,笑望着悉业。然而,悉业却像是没见到似的,装完了水后便想离去。“……喂!你太不给面子了吧?”突然,女性面露嗔怒,也不管自己是否裸身,便打算追上前来。“喂!你等等嘛。”说着,她朝悉业伸出了手来。但就在女性的手即将碰触悉业肩膀的同时,忽然一颗子弹从悉业的“爱别离”穿过他的腰旁,打入了对方的胸口。顿时,因为子弹的冲击力,女性往后倒了下来。“哇,好狠喔,就算她不是人,你也不必下手这么重嘛!”“我也不想啊,可是我并不打算把我的心脏给她。”悉业说完,便准备要转身离去。但就在这时,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女性,却猛然跳起朝悉业扑来!悉业一侧身,躲开了对方的这一扑。只见女性这时张开了满是尖牙的大口,身上出现了白色的兽毛,双手成为了爪子,九条尾巴从尾椎处伸出。“竟敢伤害本小姐,你这家伙不要命了!”“就算不伤害你,我不也会被你杀了吗?”“也对啦……不对,少废话!”说罢,变成了九尾狐的女性朝着悉业杀来!就在九尾狐的爪子即将抓上悉业的瞬间,忽然,对方变出了十数个化身!但见这十多个化身各自朝不同方向攻击,有的只是扰敌,有的更是猛攻,仿佛是训练有素的军团。“呵呵……就看你怎么一次对付我这十三化身?”“还用说吗?当然是开十三枪。”悉业笑说着,同时双手“爱别离”与“怨憎会”近乎同时朝四面八方连射!顿时之间,十三声枪响无有间断,而当枪声停止,对方的十三个化身也全都倒地不起了。“糟了!我都忘了。”“怎么了吗?忘了什么?”“刚刚如果用‘讨魔弹’的话,其实可以三发全解决的。”说着,悉业将双枪收入了衣服之中,准备转身离开这片绿洲。“等……等一下……不准……走。”突然之间,九尾狐用着虚弱的语气说着。“怎么还没死啊?”“哼!要我死……没这么简单,人家可是……有九条命呢。”“……悉业你把她打的连自己是妖狐不是猫妖都忘了啦!”“有种…?杀了我……否则……”“……子弹钱又不是你在出,我干嘛花这笔冤枉钱?”语罢,悉业苦笑着转过身去,无视于对方死命的吼叫,没有再回头。当然,这时候的悉业并不晓得,他如今的决定,却让未来的命运还有这世界的历史产生了……其实没什么特别好说的影响。修真者学园穿过了沙漠之后,悉业来到了热闹的大城市之中。那似乎是个修真者们异常聚集的都市,只见许许多多的人在城市的天空任意翱翔。只不过也许是因为这样的人太多了吧,有些飞行技术不好的修真者们,还常常撞在一块,然后吵了起来。“与其说是神奇……或许说滑稽更适合呢。”悉业说着不禁苦笑了起来。“话说回来了,这儿这么大,要怎么找那个什么什么心经啊?”“……问人吧。”“总觉得这个结论错了,但是却又讲不出来耶……”黑色回忆不禁小声嘀咕着。由于这时候见到的人,大多在空中飞行未曾停留,因此悉业决定往城市中心走去,至少找到一个可以跟他一样站在地面上头说话的人。但当悉业好不容易找到个“地面上”的路人时,对方的回答却总是“到那边问问看吧”,并且用手替悉业指出了某个方向来。悉业于是只好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,不多时,他来到了一间大型建筑物前。“……学校?”看着眼前的大型建筑物群,黑色回忆用着怀疑的语气问着。矗立在他们眼前的,确实是个像是学校般的建筑物。通过了门口的守卫简单的盘查之后,悉业以访客的名义进入了其中。乍看之下,那是个很普通世界的很普通学校,但仔细看看,却可以发现到跟其他世界的学校不同之处。操场上没人在打球,个个都是御起剑来在半空中打来打去。教室里头上的课,都是些关于该怎么修行得道的课程。就连走廊上的奖惩都很特殊:庄子同学于上课中多次鼓盆而歌,姑且念其丧妻,故仅记警告一支。老子同学不服师长管教,屡劝不听,故记大过一支。颜渊同学获得家境清寒补助学金,请速至相关单位领取。孔子同学因为辱骂并且攻击宰予同学,故记大过一支,留校查看。孟子同学参加辩论比赛荣获第一,特记小功一支以示嘉奖。王阳明同学违反校规半夜前往后山竹林,给予口头警告。李白同学多次在校园内饮酒,屡劝不听,调往其他学校。韩愈同学多次毁谤师长,勾结黑道,经查证属实,与以退学处分。吕望同学在学校鱼池中钓鱼,违反校规,给予两警告处分。李逍遥同学男女交往关系混乱,经查证,需给予两个月的心理辅导。另外,请大家注意,上课中使用元神出窍,或以御剑飞仙攻击老师都是不许可的。(补充一点,走廊之上不可以随意施放法宝,违者没收并请家长领回。)“这学校看起来挺热闹的呢。”看完了奖惩名单后,悉业微笑说着,但黑色回忆却皱起了眉头来。“……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呢。”想成为至高修真者的人们一路走来,大概是由于在上课的缘故吧,校园之中看不到什么人。“奇怪了,人都上哪去了?该不会全都成仙了吧?”黑色回忆半开玩笑地说着。但就在这时,悉业却突然发现到,自己前方不远处,有一长排的人在那儿排队。排队的人超过了百人,而向排队的方向望去,却见是一个巨大如体育馆般的圆顶建筑。“请问现在是在为了什么排队?”走上前去,悉业如此问着队伍的最后一个人。可能是因为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不可思议吧,对方先是用着奇怪的眼神看了悉业一眼。“现在是为了参加测验而排队的。”“是什么样的测验?”“成为高级修真者的进阶测验啊。”“高级……那跟普通有什么差别?”“你是真的不懂,还是跟我开玩笑啊。”面对悉业接二连三的询问,对方似乎觉得有些不耐烦了。然而,看到悉业神情并不像是在开自己玩笑,男子于是稍稍冷静了一些。“所谓的高级修真者,那是有资格翻阅这学校更珍贵藏书的人。因为那些书都异常珍贵,所以这所学校三年才会选一次,而且一次都极少人, 棋牌二人麻将官方网站可说是修真者们至高的象征啊。”男子越说越起劲, 二人麻将游戏手机版也越来越大声, 打麻将可以提现的平台不多时, 手机棋牌游戏其他排队的人也不自觉地加入了对话。“不只是如此喔,听说这回学校创始人之一,也就是世界上第一个修真者‘浑沌大师’还特别担任评审,据说是要把那本传说中最强的修真秘笈《般若心经》传授给选中的人。”“说起这个‘浑沌大师’可不得了,他已经活了有数千年之久,是世界上第一个修真的人,平时总是不会出现在普通人面前,这次参加,光是见他一面就很值得了。”另外一个男人兴高采烈地说着,而比悉业晚到排在他身后的人们,也加入了话题。“就是说啊,不仅能见到大师,还有机会能一窥那本传说中的《般若心经》,一想到这,谁又不会来呢?”“据说这本《般若心经》,是大师这几百年中才偶然发现到的,但是他修了快百年却一无所成,如今才打算找个有缘人传了,看看会不会让对方有所突破。”排队的人群们兴致盎然地说着,而站在其中插不上话的悉业,只是苦笑着。不多时,测验正式开始了,一直到最后的入场时间,一共来了上万名的修真者,场面着实浩大异常。一进入场中,只见原本应该是空旷的场地内站满了。他们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有的有着相同的穿着,似乎是团体来参加的吧,每个人打扮各有不同的特色,仿佛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聚集于此似的。“感觉起来……好像是我们上次到的那个‘同人志贩售会的世界’呢。”看着这足以踩死人的群众数量,黑色回忆不禁如此说着。会场的最前头,有个高高的台子,上头站了五个人。四男一女,三老二少,各各都是仙风道骨,根据一旁人的闲聊中得知,他们都是大师的首任弟子,每一个都有近千年的修为,是不得了的修真者。“欢迎各位来到这次的大会,我仅代表这‘霍格华修学园’欢迎大家的到来。”在身为校长的男人花了十分钟后,终于将千篇一律的致词说完。只见这时,台上五人同时拿出了一朵莲花来,念着几句不知名的咒语后,往天空上一扔!刹那之间,五朵莲花变成十朵,十朵成了二十朵,二十变成了四十……最后天空中满是莲花,那副光景煞是惊人。而当朵朵莲花落下,则纷纷到了每个人的手中。乍看之下仿佛只是巧合,但仔细发现,却会知道这是他们精心安排的。“各位手中都有一朵莲花,请小心拿好。”听到这句话,每个人都赶忙站直身子,用双手把花捧好。唯独悉业未有动作,仅是用原本的姿态单手拿着花。却听这时,有数人传来的惨叫声,因为他们手中的花不知为何都落了地。“这些莲花可以反映你们各自的内心,如果心中太乱,又或者有所动摇,莲花就会落下花瓣甚至整个掉落,一旦莲花落下,又或者花瓣都失去了的人,就必须离开,而这就是这次的测验内容,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中,你们必须要守护好自己的莲花。”说罢,五个人彼此看了一眼,随即由第一个外貌苍老的老者出场。只见他拿出了一把纸符来,朝其大大吹了口气。顿时之间,纸符洒满了天空,落将下来时,却变做了凶神恶煞般的士兵。只见那群士兵们个个手持武器,表情异常凶狠,朝着四周的参加者们做出威吓状。“请各位别担心,这只是测验,不会让你们受伤的。”老者这么说,但尽管知道,面对这样的场面,就是会有人不禁紧张了起来。于是,一个接着一个的人,手中的莲花花瓣都掉落了。第一段测验结束,一万余人顿时少了整整一半。只不过,很明显可以看出,那群被淘汰掉的人,都只是来碰运的,本身并无啥实力。至于悉业,说来讽刺,该是毫无修真根底的他,却连一片花瓣都未失去。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刚恐吓他的那群士兵,就算是真的他都不曾害怕了,更何况是假的?接着下来上场的,是一名看来相貌清秀的年轻人,但见他拿出了本书来,将书往空中一抛,顿时之间,书页于空中散将开来,落于地上化成了许多上古异兽。那些怪物各个张牙舞爪,其杀气比之前次的士兵更是远远的凌驾。那群怪物或喷火、或发电、或卷风,各施其技,顿时之间,又有不少人的莲花散落在地。“好像之前去的那个‘神奇宝贝的世界’喔。”看着眼前这百来只怪物,黑色回忆不禁这么说着,而悉业则是微笑着点了点头,手中的莲花瓣未曾缺少。十多分钟后,第三个考验来临,但见五人中唯一的女性上前。相貌清丽出众的她,将披在肩上的薄纱一脱,光是这个动作就让不少人被淘汰了。接着但见那薄纱慢慢伸长,不多时,纱化做了烟雾从高台上流泄而下。而在那五彩烟雾之中,出现了许许多多身材曼妙穿着清凉的美女来。那些美女们或歌或舞,做出了各种撩人的姿态,千娇百媚,网投赌博娱乐大全让人不舍闭眼。而且与之先前两次考验不同,美女们缠绕在参加者们的身边,用她们的光滑细致的躯体在众人身上来去摩蹭,又轻轻的在耳边说着许多淫秽不堪的言语,或发出令人春心荡漾的低吟。刚刚台上的女人施放的薄纱仿佛具有催情的成分,被其笼罩的人,不少都动了情欲,连一些年过百岁、就算想要也未必能够的老人,这时都突然起死回生了,更何况是些青年男子?“……这些女人好像有实体耶。”突然,悉业发现到了这个事实,于是……枪声传来。顿时之间,缠绕在悉业身旁的女性,一个接着一个都倒地。就在这时,台上的女人赶紧说道:“请参加者不要攻击!这群负责考验你们的人,都是我的弟子啊!”听到这句话,悉业于是收起了枪来,而一旁则上来几个人将女人拉去急救。顺道一提,因为悉业的那几枪,害了不少人被淘汰。第三次考验结束,所剩之人虽仅有十分之一,但还超过了千人。光从神情外貌看来,他们应该都非简单的人物。而这千人之中,有百来人索性盘腿坐下,试图以打坐入定之法克服心魔。接着下来,一个脸上红光满面的老人走上前来。“在第四次考验来临之前,我必须先告诉大家,我的考验是有危险性的,待会儿我将降下一百零八道天雷于各位的头顶上,如果自觉耐不住的人,就先离开吧……对了,这段试验允许使用各种法宝。”听到这句话,那千人走了约莫百人,而剩下的人则纷纷拿出了各式的法宝来。有人拿出一个大金幢,有人拿出了一把伞,有人是个大法轮,有人是盏明灯,有人是颗宝珠,更有人是个半透明的八角型力场。“‘七宝金幢’、‘阴阳二元伞’、‘法华金轮’、‘普世明灯’、‘圣光摩尼’……今年的参赛者还真有钱啊。”台上的老者看着这些法宝不禁嘀咕着,他这时在心中已经偷偷下了这次不手下留情的决定。“糟了啦,他说会打一百零八道雷耶!”“对啊……应该会有点疼。”悉业说着不禁苦笑了起来。就在这时,老者开始放雷!转瞬间,风云变色,原本盖起来的圆顶缓缓开启,但是上头却是乌黑的天空。只见一道断空闪光,从天空降下来了无数道雷击!老者所引来的天雷,实是修真者的大劫之一,修为普普的人碰上,非得神形俱灭不可,就算修为够的人,没有好的法宝也难以抵御,更何况此时,还必须要保护怀中的莲花?第一道天雷下来,将三分之一的人法宝都打坏了。只见顿时之间,许多人狂奔疾走,要赶在第二道天雷打下前逃离此处。接着二道、三道……乃至于八十余道天雷都打完了。刚刚九百余人的阵容,如今剩下不到百人。离开的人,其中一半都是法宝撑不了天雷而逃的,而百来人是想硬撑结果因此身亡,反倒是由于莲花掉落而淘汰之人,在这场试验中算是少数。顷刻之间,一百零八道天雷打完,场中共计还有一百二十三人。“……伤脑筋,全身麻麻的呢。”悉业不禁苦笑了起来,毫无防御的被天雷打一百零八下的他,这时候感觉四肢都麻麻的,虽然还是可以行动自如,但多少会有影响,而莲花花瓣也也因此掉落了……一小片来。“那家伙是什么鬼东西?为什么直接承受了这一百零八道天雷,还能谈笑自若?”在剩下一百余人中,完全不施放法宝的悉业算是很明显的。发现到此人的台上五人,忍不住稍稍讨论了起来。“该不会跟上次那家伙一样,身体是用橡胶做的所以不怕雷吧?”“不……不可能,就算是有那种体质,没有修为的话,在前面就会被淘汰了。”“难道是其他地方的高人来此?”“很有可能……下一场换我,就让我试试他吧。”说完,一个童子样貌的少年走上前来。虽然外观以他最少,但实际上却是最老的一人,也是最早跟着大师学习的人。在场众人自然明了他的来历,心知他的考验必然非同小可,因此全都严阵以待。童子……至少外观是,他将怀中取出的一颗黑色水晶捏碎,但见从破碎的结晶中,涌出了一道黑色的烟雾来,刹那之间,整个会场都变得深黑一片。“这叫‘南柯梦魂阵’,待会儿你们的眼前会出现很多东西,但不可以说出任何一句话,否则的话,轻则失去资格,重则丧失心智。”当童子的声音消失的同时,众人眼前纷纷出现了幻象来,过往的许许多多事情,全都回到了自己的眼前展现,但不同的是,每个人这时都成为了自己行为的接受者。曾杀过人的人,感受到自己被杀,曾伤害过人的人,如今感到自己被伤害,而且做过几次就会承受几次,当然,更别提是些曾经强奸过人、虐待他人的人了。顿时之间,每个人都陷入了危机之中。再强的修真者,也总有伤害人的时候,有时为了单纯的利益,有时为了尊严,都曾经用自己修真的力量去做一些伤害他人之事。这一瞬间,那些事情全都回流到自己的身上来,许多人忍不住大吼大叫,倒在地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来,直到有人把他们抬下去治疗。照理说来,杀多少人就有多少苦,然而,悉业的面前……却只有黑暗。一见如此,台上观察的五人全都面露难色。他们难以理解眼前状况,因为这从未有过。于是,童子加强功力,周围的黑暗顿时加倍了。但这么一来,原本勉强可以撑过的人,这时全都熬不下去,纷纷被淘汰了。为了考验悉业一人,童子不自觉的将考验加强到了不合理的状态而不自知。“可恶!还是没用吗?”看着悉业毫不动摇,童子动怒了,这时候的他,全然忘了考验,只想伤害悉业。然而,这份嗔心却是修真者大忌中的大忌。但见悉业缓缓抬头,朝着童子的方向望去,并且叹了口气露出苦笑。刹那之间,童子使动的“南柯梦魂阵”逆流!一瞬间,黑雾快速笼罩着童子,他拼命想挥开,却因此跌下高台。同时,黑雾也追了下去,包围住他,从他的七窍流了进去。可怜的他,将来百年之内,都永远得与之为伍了。“你这家伙!竟然敢伤害我大师兄!”一见如此,其余四人立即飞身下台,将悉业给包围了起来。“我做了什么吗?”悉业苦笑问着,但对方可是一点笑意也无。“还敢说!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妖孽,快点报上名来!”“……我叫悉业,是旅人不是妖孽。”“我管你是什么,总之你今天别想活着走出去!”语罢,四人也不管悉业再说什么,就立即出手攻击。只见四人分别拿起了自己的武器来,面容苍老跟红润的老者分别拿出了“太极图”与“斩仙飞刀”,清秀的年轻人扔出了手中的“轩辕退魔录”,而唯一的女性则抛出手上的“女娲补天石”。顿时,四种稀世法宝,千余道耀眼光芒,一齐朝着悉业打来!这四样法宝,单独一样都近乎毁天灭地,如今四样齐出,委实想置悉业于死地。“哪个人的法宝先杀了他,师兄那份《般若心经》就属于那个人的!”这时,年轻人这么说着,而其余三人共同说了声“好”。“伤脑筋啊……难道我成了你们打赌用的工具?”悉业苦笑着,同时拿出了手中的“爱别离”与“怨憎会”来,但他的狙击对象不是攻向自己的法宝,而是使用法宝的人!“哼!无知小辈,你以为枪可以伤害我们的不坏金身吗?”“……试试看吧。”语罢,悉业猛然开枪!顿时之间,三发讨魔弹随着火药击发的冲力激射而出!第一发打中其中一名老者的胸膛,可是毫无伤害。第二发打中女性的手臂,同样没有效果。第三发打中年轻男子的……鼻孔里头。顿时,只听得“碰”的一声,讨魔弹从男子鼻孔进入,又从后脑钻出,对方瞬间毙命。“果然……身体再怎么强,该软的地方就是不可能硬。”一见自己的师兄弟丧命,其余三人无不骇然。当下连忙自怀中取泥封住自己的七窍,接着使动法宝继续攻击!对方七窍皆封,悉业的子弹再也无法穿透,就在敌人以为有恃无恐之际,悉业却收起了枪来,下一刻,他从腰后拿出了另一把连接式长枪来。这是他的另外一样武器“求不得”,是把看似普通的长枪,尖端有着刀锋,枪身通体漆黑,只见他用力将枪一挥,把女人使动的“女娲补天石”朝着使动“太极图”的老者打去!顿时,闪避不急的老者,脑袋被“女娲补天石”给打得是脑浆迸裂。“师兄!”见到自己的同门因自己法宝而死,女性失声叫出。然而,就在这瞬间,悉业却冲上了前来,捂住女性的嘴,使出“战狼”!顿时,女性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,“战狼”便将她的身子炸裂开来。“你、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杀我们?”“是你们先想杀我才对吧?”悉业说着,苦笑叹了口气。“我不想杀人,也不喜欢杀人。我只是希望找到‘乐园’(nirvana),在此之前,我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死,所以有时候必须做出选择。”听到这话,老者先是半信半疑,但见悉业未再出手,终于相信了他。霎时,老者颓然跪倒在地,大大地长叹了一声。“罢了……修真修真,修真了千年……哪里有修?哪里有真呢?”说罢,老者走到自己师兄妹的尸体旁,分别拿出了一样事物来。接着又从自己怀取出了一样东西来,一并放到悉业面前后,转身离开了此地。“这是啥?嗯……《般若心经》?”黑色回忆凑上前去看,这才发现老者留下来的,正是众人梦寐以求的至宝《般若心经》!不知为何,两百余字的经文,被人分成了五份,也就是这五人各自拥有的一份。“……原来,是这样啊。”看完了里头的经文后,悉业不禁露出了苦笑来。就在这时,悉业的面前不知何时,出现了先前指引他来此的长者。“你就是浑沌大师,对吧?”“没错,还是被你看穿了啊。”“这些不是你的弟子吗?”“就是因为他们是我的弟子啊。”大师说完,轻轻摇头叹了口气。“多年以前,我好不容易练到‘七窍尽失’的阶段时,他们却趁我闭关之际,将我的肉身七窍再次凿开,让我无法回到原本的身体,他们则趁机拿走了我身上的《般若心经》。”“后来他们闹不合,于是将心经分成五份?”“没错,就如你所说的,他们为了心经而害我,当然也会被此攻击。但为了平息外人的怀疑,他们于是办了这次的考验,本来是打算把所有人都淘汰掉的,却没想到这诡计竟然会被你给破坏。”说着,大师走上前来,端详了一下悉业。“刚刚你被那小子的‘南柯梦魂阵’困住时,难道没有什么感觉吗?”“有啊,痛都的痛死了呢。”悉业直接了当的回答,这不禁让大师微微傻眼。“……不管如何,如今这《般若心经》就是你的了,还有我这千年功力。”说完,老者也不管悉业愿不愿意,伸手就往悉业胸口一推。原本大师打算将自己毕生功力传给悉业,但却没想到,当他将自己功力摧动进入对方体内的那瞬间,对方却有着一股远超于自己的力量反传过来。就好像一个半桶子的水放入海中,不但不会增加海水反而会使桶子的水变多一样,原本想传功力给对方的大师,却因此而得到了更高的功力,瞬间突破了当初无法突破的境界。“你、你……到底是……”一瞬间,大师露出了无法置信的神情。看着悉业毫无改变的苦笑,一瞬间,大师激动的抓住了他的双手。“告诉我……请告诉我……像你这样的人,还会有痛苦吗?”“当然啊,痛都痛死了呢。”说完,却见大师若有所悟的愣在当场,并且缓缓放下了手来。悉业于是转身,朝着出口的方向离去了。永无止境的歧路当悉业走出了学校,正打算离去之际,却忽然被一个路人吸引住了视线。只见一个年轻人,身上穿着颇为尊贵的服饰,正在路边埋葬一位老人。“他是你的谁?”悉业忍不住问了一下,因为年轻人的神情太过平静,不想是死了亲人。“谁也不是。”“那为何要埋葬他?”“因为尸骨就这么摆在路边,看起来很可怜。”说着,年轻人轻轻叹了口气。“他生前也是修真者,为了争夺一个法宝跟人打的死去活来,最后虽然抢到了,但自己却也活不了多久。我照顾了他半天,终究还是死了。”年轻人的语气极为悲伤,虽未哭泣,可是却有深深的无奈。“有时候真怀疑,修真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,不是都想解脱吗?但又为何总是带给彼此痛苦?为了一个法宝大打出手,最后连尸骨都没法好好安葬,这样到底有何意义?“……因为这样可以让自己看来特别,修真也好,法宝也好,有别人没有的,达到别人达不到的,这都会让人感觉到自己是特别的。“‘自己’啊……就是因为‘自己’,天底下的苦难才会如此的多吧。自己认定,自己想要,自己希望,当别人跟自己不同,就需要有一方消失,因为两边都是自己……”年轻人说着,摇了摇头。“……你也是修真者,为什么不去参加学园里头的竞赛呢?”“我讨厌跟人竞争,虽然说《般若心经》人人想要,但是我就是不喜欢去争夺,因为有人得到,就有人失去,创造别人的痛苦……并非修真者该做的。”听到这些话,悉业点了点头,走上前去,将《般若心经》递到对方的面前。见到此举,年轻人露出一副无法理解的神色来。“你不是也想要吗?拿去。”“真的可以吗?”“你拿去,不过最好把它给流传出去。”悉业这么说,而听到这话的年轻人却睁大了双眼。“可是……这么宝贵的事物……”“就是因为宝贵才要流传不是吗?如果这东西真的好,当然是让越多人知道,如果因为这东西好而想独占的人,那我想反而没资格拥有这么好的东西吧?”语罢,悉业露出了微笑来。而因为这句话,年轻人仿佛恍然大悟,同样露出了微笑。正当他打算离去之际,年轻人突然又叫住了他。“这个拿去吧。”说着,年轻人从怀中拿出了个像是轮子般有着五个角的小圆盘来。“这叫‘五蕴炽盛’,是很简单可以使用的法宝,希望能对你有帮助。这是那位老先生死前交给我的,但反正我拿了也没用,只会继续让人去争夺罢了,或许给你拿着才是最好的选择吧。”年轻人真挚地说着,悉业于是点了点头,接过了那个法宝来。不可思议的,当那法宝放入悉业手中的同时,“五蕴炽盛”突然消失,直接化作了业进入悉业体内,这股力量从今而后将一直跟着他般。在悉业与年轻人道别,转身离去之后,黑色回忆突然说着:“想想他们知道的话,一定很呕吧,那个什么心经在别的世界,根本就是几乎谁都知道的经文嘛。”“反正事情本来就是这样。有人过度珍惜不该过度珍惜的,有人不珍惜该珍惜的。”语罢,悉业走入了离开这世界的大门之中。之后的事情,他自然并不晓得。年轻人虽然确实把经文广传于世,但却没人真正掌握精随,每个人都是穿凿附会,有人将经文中的“舍利子”误解为元婴,又有人将“色即是空”的“空”误解为“什么都没有”。总而言之,虽然经文是广传了,但理解正确的人却没几个。虽然后来,年轻人凭着经文得到了解脱,并开始传授他人,这个世界一度和平安详,但在他肉身死后,他传的法却又渐渐没落,数十年后,修真者们又打打杀杀,终究无法解脱……千年修真,不如一念慈悲。

  原标题:广东监测到“世界上最神秘的鸟”海南虎斑鳽

原标题:海甸岛『恐怖沉浸式』剧本杀来啦!场景真实还原 戏精法官,还有暗潮汹涌的“罗生门”再现…

  自从CBA停赛,周琦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了。上次教主提起他,还是因为波兰的一支球队要求电视台重播中波之战。最近,周琦又因为一段恶搞视频火了起来。

,,网投赌博娱乐大全
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网投赌博娱乐大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